日欧美债务遽增,全球债务危机逼近?

来源:'本站原创' 作者:本报特约评论员 梅岩 时间:2021-01-08
分享到:

据统计,过去一年,世界各国用于疫情经济对策的资金规模达到了1400万亿日元,各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上升了9%,而全球公共债务规模预计将接近GDP的100%,创历史新高。

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增长尤为迅速。目前,为应对第三波疫情的经济冲击,英国,日本和一些欧盟国家都启动了新一轮刺激政策。刺激政策规模不断扩大,让债务问题本已非常严重的欧洲和日本陷入了更深的债务危机,日本政府债务规模长期维持在GDP的200%以上,为刺激经济投入的资金规模又达GDP的50%。英国在疫情发生后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,政府负债上升到了GDP的99.5%。这还是12月以前的水平,如今,英国经济因病毒变异濒于瘫痪,可能让英国的经济危机和债务危机都进一步加重。法国的公共债务因疫情而在第二季度出现了创纪录的1999亿欧元的增长,截至第三季度,法国的公共债务规模业上升到了GDP的116.4%。

此前多轮全球性经济危机都与债务问题相关,“欧债危机”让人们意识到了主权债违约给经济造成的损害可能更为严重和持久。“次贷危机”和“欧债危机”后,全球经济尚未完全回归正轨,原本强劲的欧洲经济迟迟未能恢复元气,如今,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,欧美日债务又都持续,快速增长,是否会引发全球性债务危机?

从经济角度看,债务的本质是经济资源的挪用,或是在时间上透支未来收入,或是向资金充裕的国家或企业拆借。一般来说,只要能保证获得的资金被充分利用,产生足够的收益,债务就能得到清偿。可是近年来,很多国家在债务问题上越来越不严谨,过度举债甚至形成债瘾,有些国家还采取“赤字货币化”政策来掩饰债务的过度扩展,债务负担越来越沉重,债务问题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的干扰也越来越严重。

当前,全球疫情仍在加速蔓延,还出现病毒变异等新情况。要避免发生债危机,保障经济运行的平稳,确保有足够资源用于应对疫情的新变化,各国都需尽快调整债务政策以保证财政的灵活性和可持续性。首先应控制发债规模。一方面要量入为出,疫情持续让各国经济都面临压力,很多国家都急于筹集资金。但越是艰难时刻,越不能过度透支未来收入,更不可透支国家信誉,以免加剧经济失衡,或给经济社会发展埋下长期隐患。另一方面需将借债所得的资金集中使用于必要的医疗,防疫和社会保障支出,以及有助于经济复苏的投资,这样才能促进收支平衡,减缓债务累积。

其次,应更加注重经济对策的实效。经济对策若能拉动经济增长,促进创业,就业,创造更多税源,就能创造更多财政收入,帮助各国恢复财政平衡。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很多国家的经济对策效果欠佳,主要原因有两方面,一是经济对策内容过于庞杂,未能聚焦于拉动经济增长,日本在春季实施的经济对策就是如此。疫情持续期间,很多行业在短期内难以恢复正常运行,经济对策应集中在基建,培训,技术研发等可获得长期收益的项目,也可优先用于促进受疫情影响较小的数字经济发展。二是长期实施量化宽松政策,让刺激政策的效果被稀释,很多国家实际利率已是历史最低水平,这时再投放更多资金,也很难降低企业和个人借贷成本。各国需要改变向银行等金融机构投放资金,再让资金从金融业流向实体经济策略,转而采取能够直接改善经营,投资和创业环境的办法,比如加强对初创企业的扶助,加速劳动政策和金融政策改革等。

疫情诱发的债务问题已成为全球性问题,其严重性也已超过以往,面对这种局面,世界各国都很难以一国之力独立支撑。各国急需加强合作,通过国际协调,防止一些国家的债务出现过快的,不可逆的扩张,成为全球债务危机的引爆点。同时,各国还需在恢复全球供应链和贸易网络正常运转上强化合作,打通全球经济运行的堵点,推动经济恢复增长,进而让更多国家可以摆脱债务依赖,恢复财政平衡。在防范全球债务危机时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等国际组织也应积极发挥作用,为财政压力偏大的国家提供紧急支持,并为各国搭建协调货币政策,财政政策的对话平台,让各国更好实现政策协同,防止债务问题加剧引起货币战,汇率战,避免全球经济秩序出现更大的混乱。

相关阅读:

Baidu